达喀尔拉力赛引发的思考:追逐梦想之路 保命最要紧_体育频道_凤

2018-12-26 06:42

圆梦之际永别之时

特派记者赵威发自门多萨

虽然为期半个月的比赛刚过去5天,但很多参赛车手都产生了进入半程的错觉。是的,这次南美版达喀尔几乎没有经过任何预热,一开始就是真刀真枪的淘汰。被淘汰是残酷的,而比被淘汰更残酷的是生命的丧失。毕竟,能否继续比赛是所有车手都要面临的切实问题,能否继续生命却不是每一个车手所要面对的可能!

遗憾的是,这种残酷的可能始终存在,并非撒哈拉大沙漠的专利。法国摩托车手帕斯卡尔?特里不幸成为了南美版达喀尔拉力赛的第一个牺牲者。7日上午7点,在第一时间宣布这个悲伤消息之后,达喀尔组委会主席拉维尼向本报记者强调:尽管达喀尔拉力赛一直以挑战人类和自然极限作为使命,但组织方从来都把参赛车手以及随行人员的安全,当作比完成比赛本身更为重要的职责。

与此同时,他再次强调在汽车越野这项极限运动中,100%的安全决不可能。事实上,在过去的三十年中,死亡的阴影始终与达喀尔的车轮随行,其中,摩托车手承担着更大的风险。然而,细究特里死亡的前前后后,不难发现,法国车手的死亡并不仅仅源于比赛本身的残酷,某种程度上应该算作达喀尔移师南美后的第一个负效应。

达喀尔的死亡纪录恐怕很难在特里这里终结,他的死也留下了太多问号和感叹号。

达喀尔:30年的梦想

在帕斯卡尔?特里49岁(1959年12月1日出生于法国佩西)的人生当中,达喀尔伴随了他整整三十年。

1979年达喀尔创办之时起,当时不过20岁的特里就把这项穿越撒哈拉的探险行动视作了人生梦想,他渴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加入到这个行列当中。这个天生喜欢冒险的法国人,把达喀尔创始人萨宾视为偶像。对于他来说,最兴奋的日子不是圣诞和元旦,而是每一年几乎同期进行的达喀尔拉力赛的发车。在投身达喀尔探险行列成为现实之前,达喀尔为期两周的比赛,每一天的电视节目特里都不曾错过。

作为一项职业和非职业选手兼容的拉力赛,达喀尔历来向所有越野和探险爱好者敞开大门。特里当然清楚这一点,在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并从公司的经营中获得足够积蓄后,他终于决定在达喀尔拉力赛转移到南美之际,实现自己年轻时的探险梦想。“比赛地点改变没关系,这是达喀尔的新生,却是我实现梦想的开始!我相信这将是一个非凡的奇遇,我要在每一站的比赛中体会到最多的快乐!”本届达喀尔开赛前,特里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许愿。

为了备战这次达喀尔,特里曾参加过在突尼斯和摩洛哥靠近撒哈拉地段的拉力赛。经过理论和实践双重准备,特里自信自己拥有了应对达喀尔处子战的全部。尽管如此,驾驶雅马哈450WR,和老友吉尔伯特一道通过MDrunite|league sporting车队获取参赛资格后,特里仍一再以“保持头脑冷静”与老友共勉。

总部收到红色求救警报

特里真的保持了头脑冷静吗?至少事实显示,他的死与其本人在故障后的做法有着直接关系,当然,组委会以及当地警方的援救措施不力也难逃干系。在明晰这些关系的线索前,不妨根据组委会以及相应当事人介绍,追溯特里生前最后的两天两夜。

1月4日第二赛段行驶到197公里处时,特里第一次向组委会发出预警信号。那时候,他发现了赛车断油的问题,随后在其他摩托车手的帮助下,问题得到了解决。然而,在组委会的卫星定位系统中,法国车手的位置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没有明显改变。4日18点38分和19点14分,组委会两次通过卫星电话和特里联系,始终没有回音。而在那之前,组委会巴黎总部却接到了特里发出的红色求救警报!

所有参赛车手都清楚:这个红色按钮启动,意味着特里已放弃了比赛,并遇到了生命危险,组委会必须全力救援。遗憾的是,直到5日凌晨,组委会才准确得知这一信息,随即着手救援行动。5点47分出动清扫车沿线寻找特里,没有结果;下午,组委会紧急和当地警方联系,展开联合搜查,仍然没有结果……

5日19点25分,阿根廷警方启动全国搜索。6日凌晨,有消息称特里抵达了设在内乌肯的营地,搜索停止。但很快证实,这是一个错误消息。延误了几小时后,搜索继续。直到7日凌晨2点10分,救援团队终于找到了失去生命体征的特里。医生检查后认定,法国车手的死亡时间在6日深夜至7日凌晨间。换句话说,如果救援队伍能提早几个小时赶到,也许特里就能得救!

组委会急刹车

在赛前被视为最容易的前四个赛段,退出车手已经创造了达喀尔同期的纪录。在摩托车组(含四轮)截至7日晚,已有60部(4辆四轮)退赛;在汽车组,退赛的已有34部;卡车组对应的数字是14。在参赛的542部赛车当中,退赛比例高达20%!而在7日当天的比赛中,截至计时点关闭,到达终点的车辆仍不足半数。按照估算,如果不采取措施,退赛人数可能剧增到40%。迫于此,7日晚组委会经过讨论,临时决定放宽7日的收车时间以及8日的发车条件,只要能赶到营地的车手都将得到特别宽容。在发车时间上,专门对于摩托车手做出特别规定,让他们延迟一小时发车。此外,考虑到车手一致反映的难度过大问题,组委会决定在8日这一天的赛段减少一半。

闯南美

1月9日,达喀尔拉力赛将进入第7赛段的争夺。从阿根廷门多萨到智利瓦尔帕莱索,816公里的旅途也是本次达喀尔第2长的赛段。在这段跨国比赛中,有419公里的计时特殊赛段等待车手们去征服。赛车英雄们豪迈穿越两国国界的同时,也会领略到安第斯山脉的胜景。在3公里的技术路段中,车手们可以仰望安第斯山6959米的最高峰阿空加瓜。此后,他们就将达到瓦尔帕莱索的海岸边,享受本届比赛唯一的休息日。10日车手们的安排也紧锣密鼓:维修赛车、接受采访、讨论战术,这一天对后半程的征战具备了运筹全局的战略意义。11日,第8赛段比赛开始,这段652公里的比赛仅有294公里的特殊路段。相信在太平洋海岸重整旗鼓的车手们并不会觉得难度太大,他们甚至都不会去踩刹车!高温或许会成为各款先进赛车的杀手,不知道在一马平川下谁的赛车会突然罢工。对于那些处在排行榜前列的车手来说,顺利完赛比获得该赛段冠军更为重要,因为一旦出现意外,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其他车手飞驰而过,指望不上会有什么复杂的地形阻挡追赶者了。

<<上一页 1 2 下一页>>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